校园贷升级版借壳重生福州大学城“遍地开花”

发布时间:2020-05-16

邓康,就读福州师范大学,大二时经高中同学介绍,进入一家名为励得的я培训机构学习。此后,他接到一笔还款通知,才知道,背上了6090元的分期贷款。


4次课后,他觉得课程太“水”,想退费,被告知,要缴纳从2017年1月至4月的全部学费,没有上过的课程也要交。


“很多课程内容重复,就是几个培训师在反复地讲。”邓康说。


邓康被贷款了6090元,利息1400元,年利率达22.9%。“此前一直以为是分期交学费,不知道是贷款。”


2◤017年12月27日,银监会联合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发《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规定,一些地方“求职贷”“培训贷”“创业贷”等不良贷款、校园贷欺诈问题突出,未经银行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京师律所的左胜高律师认为,这是校园贷的升级版,他们联合P2P平台,把校园贷嵌入合法的消费金融体系中,其本质还是校园贷。

 

培训


“他们当时来福州办培训机构,还是我带着他们看的学校。”临近暑假,刚上大一的邓康收到高中同学微信,说有三个学长要来福州创业,让邓康带着逛校园。

 

当时邓康并不知道,这三人在未来几个月后会成为他的债主。

 

他们为首的一个自称叫朱晓朋,穿着黑色T恤、篮球短裤和运动鞋,剩下两人也都是学生装扮。他们说自己是广州大学大四的学生,要来福州创业,先来考察。

 

创业考←察,为什么要逛学校?邓康当时有些疑惑。

 

朱晓朋等人还问了一些邓康不太理解的问题。比如,学校附近哪里有写字楼,学生多少,食堂都在哪儿,有几个食堂,学生间都怎么称呼,生活习俗上有什么不同。


事后邓康才Ф明白那些问题的用意。

 

两个月后,2017年8月23日,广州励得人才服务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朱晓朋三人再次回到福州。


闽江学院学生孟晖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在食堂被励得的人搭讪的情景。

 

当时参加完学生工作已经很晚,独自一人在食堂吃饭的孟晖面前突然站了一个◥男生,他说自己是广州来的学长,叫叶育周,现在在福州┆┇实习,想进行学生调查。


孟晖听见只“打扰”一小会,勉强同意。

 

“主要是说现在大学学的没有用,上完也找不到工作。”看到孟晖的态度有所松动,叶育周继续补充:分享会是在福大里面,他们是和福大有合作的。

 

孟晖觉得去福大参加个分享会也没什么,填了报名表就去参加了。



参加当天,她开始觉得不对△劲,叶育周说的福州ↂ大学里面的分享会,其实是在福州大学学生宿舍楼后门的商业街,那里楼道黑暗,开门的商家也很少。


和一般的公司不同,励得不开在楼道边,而是在一个楼道口贴着一个小小的、写有广州励得人才培◆养中心的小牌子。如果要去上课,需要走过一段长长的楼道。


这样的地段也让他们的各类活动开展得非常方便,不会因为噪音收到投诉。


每次上课前,会有人介绍,“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某某老师上课!”学生们会激烈地鼓掌应和,然后这些从广州来的┝☆“老师”说,“同学们好!”


底下的学生会伴着整齐的鼓掌回:“好好!非常好!好好!非常好!好好!非常好!”


除了上课,励得还会组织学生进行“社会生存体验”。


一位福建工程学院的女生曾向孟晖吐槽,生存体验就是∏问路人要钱“玩”遍福州市。


贷款


“我那天被‘咨询’】了四个小时,脑子都是乱的,后面那个咨询老师拿过我的手机,下了一个蜡笔分期,当时并没有说是贷款,只说是分期。”李萌理解的分Π期是可以分多次给励得交学费,直到当她第二个月收到手机上蜡笔分期催还款的短信时,才知道自己办了六千多块钱的贷款。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孟晖、邓康和梁海超身上,当时大一大二的他们都不知道贷款是怎么回事。


2015年8月28日,北京宜信致诚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简称“致诚信用”)和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研究中心联合发布《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报告显示, 逾八成д大学生没听说过或不了解个人信用报告,大学生普遍对信用卡和借贷相关知识不熟悉。

 

孟晖在办理分期之初,总监朱晓朋曾解释他们免息是因为,蜡笔分期是他们的“好朋友”,所以才不收学员们的利息。


朱晓朋将蜡笔分期称为“好朋友”,不是空穴来风。蜡笔分期的工作人员给记者详细地解释了他们和培训机构间的各档“渠道费”计算方式。“看你们的业绩量,如果200万以内的话是1%,200万到500万是1.2%,超过五百万的提点是1.5%。”


蜡笔分期对贷款人和培训机构的审核方式也相当简单,学生扫描二维码,3分钟之内就可以审核通过,不用电话,直接系统审核。机构合作只需要提交资料,工作人员拟协议,盖上培训机构的公章,送交蜡笔分期开通权限即可。

 

2017年12月27日,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三部门曾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Ξ规定,杜绝机构以培训、求职、职业指导等名义,捆绑推荐信贷服务,对发现重大事件要及时报告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公安部门和Ⅲ教育主管部门。


李萌没有去励得上课了。励得的课程都安排在晚上和周末,如果要去上课她就没空打工还钱了。因为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欠了“巨债”,她要每周从闽侯县大学城去福州市里的商场打工,她每周相当于要额外连续工作24个小时,坐公交来回1小时上下班,才能在还债和维持生活上达到一个平衡。

 

她并不能退课。当时糊里糊涂就签了合同,没有发现合同上的隐性条款——乙方报名参加《人才培养计划》,若中途退出,退出时甲方收取乙方从报名开始到正式退出时间的课时费(无论乙方是否已上该课)。“每个月一想到要还钱,就要很节俭,心里面知道他们是垃圾,但是我还是要供这些钱。”李萌说,按照每节课110元,每周上三次课,只要两个多月就已经超过原本是12个月的学费总额の。



骗︶︷︸局  

 

孟晖去上了两三′节课,就知道被套路了。“训练吧是看谁读得快,这不是小学时候语文课上玩的吗?”

 

11月14日,励得公司正在$上“训练吧”。大概三十人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口语训练,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掌大的小纸条,一百字读九秒就是他们里面厉害的人。

 

交际课的内容让孟晖更加确定这是个骗局。老师经常举例的内容其实很多都是黄色笑话,比如问他们,一个男生问一个女生要不要滚床单,女生说滚,那这个滚是答应的意思还是让这个男生滚呢?类似的例子有很多,并总能在课堂上引▇█起一些起哄。还有以砍价为内容的口语对Ⅵ战。

 

这让交了比大学全年学费还贵一千多的孟晖感觉受到了欺骗。

 

不仅孟晖,邓康也在上了几节课之⿶后对励得的实质教学水平有所怀疑。

 

他发现励得上课的课件其实就是他平时看过的自我管理类书籍中的内容,其中培养自制力、微习惯、┒时间管理等几乎是原封不动从书上摘下来的。还有很多是各类微信公众号上的“鸡汤”类文章。ы

 

企查查显示,广州励得人才服务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服务、企业管理咨询服务、企业形象策划服务、教育咨询服务、市场营销策划服务、人才测评和人才择业咨询指导等。

 

北京盈科律师σ事务所刑事部主任律师易胜华认为,励得现在的培训课是打的“教育咨询”的擦边球,但是学生们在励得交学费上课,就已经超过了咨询的界限,是培训│┃教育了,但培训教育不在励得的经营范围内。

 

易胜华补充,未经批准擅自开设教〡育机构并开展经营活动,是违反《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行为,应予取缔并处罚。与民间贷款公司勾结∵,诈骗学生钱,已经涉嫌经济犯罪,应予打击。

 

孟晖上了不到一个月的课要求退款的时候,总监朱晓朋跟她说,你之前贷款的利息是机构帮你垫付的,你要先还励得6™80元,再给蜡笔分期680元,还要交150元服务费和材料费。

 

孟晖问,首先我没有上满12个月,为什么要交12个♡月的利息?其次我为什么要交两份利息?还有服务费是什么,材料费又是什么?

 

朱晓朋表示反正贷款的时候办的是12个月的,就一定要交12个月的利息,说第一次来的时候老师讲那么久当然要服务费,材料费就是每次练习口语时发的小纸条。


借壳  


福州大学城各大高校觉得“合法的”励得,其实是2017年驻扎在广州大学城的培训贷机构——达慧的分身。

 

达慧是去年在广州大学城以培训之名,和P2P网络贷款平台合作,借助分期贷款,转移债务关系╳,让众多大学生吃了哑巴亏的培训贷“先行者”。

 

2017年1月8日,当时达慧发布的一篇名为《故事: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内部活动微信推文中,达慧的组织主干人员曾和学生合影留念。

 

经多名加入过励得的学生指认,推文中的冠军导师朱晓朋就是现在励得的法人朱晓朋,文中的廖文凯就是今年将他们招进励得的招生主力缪文凯。

 

而他们离开广州大学城来到福州大学城重新注册公司进行招生,和去年广州警方大力打击培训贷一事不无关系。

 

2017ψ年4月,广州大学城指路人公司培训贷骗局经┘由南方*都市报报道,人民日报微信公号、共青团中央微信公号、腾讯微信、澎湃等近百家媒体纷纷转载。

 

2017年4月20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指路人公司发出公告。公告显示,原告田某诉请该院判令:被告┄┅偿还助学金9920元及利息500元;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判决显示:被告广州指路·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田欣退还助学金9920元。

 

2017年5月,涉及广州大学城多所高校、400多名大学生被骗、涉案金额超400万元的培训贷合同诈骗案才被广州天河警○方侦破。作为打击对象的指路人公司四位@主要成员被抓获。

 

同时期,和指路人同类型、同套Ↄ路的达慧火速销声匿迹,其官方微信号达慧教育,也从2017年3月30日开始再也没有更新过了。

 

2017年6月,曾经的达慧主要成员朱晓朋、黄凯和谢协腾三人出现在福州大学城开始了近一个月的考察。同时,达慧用了不同的名字“开枝散叶”到了全国五六个城市的大学城。

 

福州各高校并非对已经扎根在大学城的励得毫无察觉。

&n⊿bsp;

闽江学院的一位辅导员表示,这一年这种事情是有听说,但他觉得不是特别严重。

 

福州大学的一位辅导员曾经帮学生解决过和励得的纠纷,“17级的有很多都反映了,学校都管了啊,这件事情不会告诉家长,学校出面是可以取消的。”但是该辅导员认为励得的贷款合同是合法合规的,不是诈骗,没法把机构取缔。

 

李萌也曾因察觉被骗,通过辅导员和学院反映,但是辅导员只能发个通知让大家注意。

 

记者就此问题致电福州市警方,警方的宣传部门回复说对此情况不了解,也没有接到举报电话。

 

福州市教育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这是教育部民办部门的管理领域,但是该部门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从2017年8月◄23日⿻励得正式成立到2018年11月15日,短短一年零3个月,不外聘招生人员、不做营销宣传的励得,仅凭着曾经广州的内部人员以及用学员拉学员的方式,招生规模较去年广州的“Ω400余名学生被骗的特大培训贷”已经多了不止几倍。

 

15日当天,励得微信公众号推文中第一句表示,截至目前他们已经有4000人参与。他们很开心地宣布,励得要Б对福州大学城全面开放了。


新京报记者 陈丽媛 编辑 闾宏 校对&nbs∟p;杨许丽